上官燕/文
  閱讀完詩人熊游坤的《流動的歲月》,第一感覺就是詩人寫的都是那些看上去極為平常且熟悉不過的題材,但詩人似乎窺破了一個藝術的秘密:正因為熟視,人們就有可能無睹,這反而為寫作留下了空間,他可以靜下心去回味,去感受。但對一個優秀詩人來說,僅有生活的感受力是不夠的,還得有真誠的動情力。熊游坤的詩歌創作,其動情力最為根基深厚的來源,就是他的內心一直葆有的純真。
  熊游坤的詩淡而有味,含而不露;自然流出,風韻天成,頗有特色。他善於寫色彩、聲音、空氣,善於將自己的情思、自己的人物置於縹緲惚的如水時光;善於把鄉土的空間寫得風雲鳥翼般迢遙澄明;善於把自己的感覺比興在故鄉起伏的山崗上、牛背上的竹笛聲里、山崗上繽紛的晨光中,瀉灑在菜花地、玉米林、竹林里,描寫得清純而靜美。
  他的筆下,自然景物與深遠的情思融合在一起,把人性和人情的暖意自如地平易地傳達出來,如“乳白色的炊煙,纏繞著靜靜的村莊”。把牧歌似的景象寫進生存的大情境之中,產生了小中見大的詩意效果。“你在飄渺的彩雲上飛翔/我在蒼茫的大地上遠望/你在慢慢粉碎我一生的守候/ 我望你如望鄉。”(《望你如望鄉》)由實到虛,升華了具象事物的意義,跌宕有致,抒發了他細細密密如絲如縷的對故鄉的情思。
  他的詩寫得很從容,很自信,這份從容與自信來自於熊游坤的生命體驗,也來自於他對生活與風俗的瞭然與掌握。如“小橋流水的涓涓細流/映著我大漠孤煙豪邁般雲游/閱讀過繁花萬千朵/還是離不開/我曾經牽起的你的手。”(《牽手》)寫微妙的感情,乾凈利落。在熊游坤那裡,簡約已不只是一種語言品相,更是一種精神氣質。
  他的詩還特別追求畫意,他把繪畫的技法,如色彩、構圖、光線運用到詩的創作中,造成一種“詩中有畫”的藝術效果。《夢奔孩提》這首詩寫出了清新、淡雅、閑適的山中夏夜的美景。“兒時常傻傻躺在屋前的涼床/看流星雨從夜空划過又掉落地上/再摘星星於手攬彎月於胸/一夜夢穩至晨曦又聽鳥兒歌唱。”全詩動靜結合,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寫出了感覺、視覺、聽覺,因象得趣,因景生情。
  讀熊游坤的詩,如掠過一陣久違的清新的風,在心田生長出生命的綠。那綠帶有泥土的氣息、有人間煙火、有酸甜苦辣、有血肉、有呼吸,這是中國詩歌值得欣慰的生長。  (原標題:一股清新的風掠過歲月的山崗)
創作者介紹

Boyz

jy39jycj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