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陝西麵皮為啥還需要政府培訓發證?辦一個二級資質木工作業分包公司到底有多難?‘掛證族’的出現反映出創業者哪些無奈?”在6月15日舉行的第五屆中國行政改革論壇上,江蘇省宿遷市副市長沈海斌一口氣拋出3個問題,這也是他們在行政體制改革中遇到的困惑與無奈。
  沈海斌說,在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頒佈的專項職業能力考核規範名錄中,《陝西麵皮製作專項職業能力考核規範》赫然在冊。只有經過考試,拿到《陝西麵皮專項職業能力證書》後,才具有賣陝西麵皮的資格。“連陝西麵皮從業能力也需要政府認證,政府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無獨有偶。如果幾個木工想聯合辦一家二級資質的木工作業分包企業,按照目前流程,企業註冊資本金、購買要求的木工機具,加上滿足技工等級要求的考試培訓費用、考試誤工費、交通費等,最低也要12.7萬元,相當於一個高級木工兩年多的工資。
  而即使幾個木工全部符合條件要求,且一次性通過考試,也需要1年才能拿到相應資歷證明(每年只組織1次考試),再加上部門審核時間,總計最低需要1年零25天。
  正因為創業成本太高,資質難得,“掛證族”應運而生。所謂“掛證族”,就是通過“出租”個人職業資格證,獲取證書掛靠費用。沈海斌就發現,由於辦一個二級資質木工作業分包公司的時間周期太長,一些人退而求其次,找有相關資格證書的人掛靠在公司名下,解決資格資質門檻問題。
  通常一個證書每年的掛靠費用為數萬元,高的甚至十幾萬元,而成立一個公司需要證書的數量多在5個以上,這對創業者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成本。沈海斌說,“創業者的無奈是一面鏡子,照出了‘政府之手’在管控微觀方面的滯後與扭曲。”
  更令人擔憂的是上述例子並非個案。目前,我國共有90個工種實行就業準入制度、38個專項職業能力考核項目,從車鉗刨銑磨到西安肉夾饃,相關從業者都必須通過培訓、考試獲取職業資格證書,才可就業上崗;14大項、100多種子類行業幾乎全都需要相應的資質證書才能入行開辦企業,而不同資質的企業需要的職業資格條件又是五花八門,所需的資格資質認證事項數不勝數。
  以宿遷來看,沈海斌他們對全市資格資質類項目進行了系統梳理,發現僅市區運行的資格資質類項目就有569項,涉及到43個部門、61家行業組織。“很多資格資質認證制度都是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建立的,20多年基本沒有大變化,與時代發展脫軌、與市場需求脫節,弊端叢生。”
  政府在資格資質類事項認證中扮演了主角,設置了諸多行政壁壘和管控事項,束縛了社會主體的活力。
  沈海斌說:“打個比方,一個人長期戴著手銬腳鐐讓他跑一萬米,給他喝再多的甲魚湯都無濟於事。這時最需要的是把他的手銬和腳鐐給拿掉,讓他輕裝上陣。”
  為此,宿遷啟動了資格資質去行政化改革,除少數涉及公共安全、國計民生等必須由政府掌握的特殊職業、行業外,其他資格資質認證一律與行政脫離,放給社會組織和市場主體,實現評價主體、評價標準、評價形式和評價結果的全面社會化。即便是政府保留的資格資質事項,也以市場化為導向,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推進相應資格資質的培訓和考試。
  據沈海斌介紹,目前,宿遷市內資格資質項目相關培訓100%下放給社會培訓機構,他們還與世界知名考試鑒定機構ATA合作,委托其承辦約300項資格資質類事項理論考試鑒定任務。“但也遇到一些自身難以解決的問題,主要是現行政府認證的資格資質事項中,有70%以上屬於省級以上的權力,基層很難突破;國家職業標準已經15年沒有修改修訂,職業標準與生產生活實際脫鉤,很難適應形勢發展要求等。”
  對此,他提出幾點建議。首先,從國家層面對資格資質去行政化改革進行系統規劃和設計,對資格資質事項的改革路徑、方向等進行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同時,從國家層面對資格資質類認證事項進行清理,除政府必須負責的涉及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等資格資質認證事項外,其他部門負責的資格資質認證事項的考試、發證權力應當取消,而不是下放給下級政府或部門。通過對改革流程的系統規劃和具體設計,形成一套自上而下的行動路線圖,為基層的資格資質去行政化改革指明方向、打下基礎。
  其次,建立資格資質職業標準動態管理機制,推進政府在職業標準制定中轉變身份角色,將該由市場和社會負責的資格資質標準制定權限還給市場和行業組織,政府把精力放到對職業標準制定過程的指導和監督上。第三,為基層改革順利推進創造充分條件,可選擇合適的城市進行試點,為全國層面的改革先行試點突破、積累更多經驗。
  此外,沈海斌還建議,引導和培育行業組織發展壯大。對新時期行業組織的功能應重新定義、組織,通過法律法規的形式規範行業組織的組織及活動,保護其權益,確認其地位、性質和職能,為行業組織的健康快速發展創造良好的法制環境。
  本報北京6月15日電  (原標題:賣麵皮也要政府培訓發證�
創作者介紹

Boyz

jy39jycj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